欢迎访问定西政法网,今天是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反邪之窗

手术后的醒悟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责任编辑:马静 发布时间:2024/6/27 10:55:51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
题记:2024年3月15日上午,笔者来到河北保定市徐水区史端村,采访了原“法轮功”习练者何小丽(化名)。通过与其面对面交谈,笔者深刻地感受到了“法轮功”对其造成的伤害。幸好,如今的何小丽已完全摆脱“法轮功”的束缚,过上了幸福生活。以下内容是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。

何小丽,女,1960年9月生人,家住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。1998年8月初,何小丽感觉身体不适,腹部闷胀,时常打不起精神来,动不动就向家人发脾气。一个月后,经朋友介绍,她开始习练“法轮功”,说是练功能祛病强身,练好了还能“上层次”“圆满成佛”。听她这么说,家人也没当回事儿。

从那以后,何小丽不仅早上练功,晚上也要打坐修炼。一段时间后,她感觉腹部闷胀有所缓解,身体好像比以前轻盈多了,就认为练功有神奇的治病效果。于是,她对“法轮功”深信不疑,并把“学法”、修炼作为生活中的重要事儿,以此期待自己的身体强健起来。

随着“学法”、练功的不断深入,何小丽开始痴迷地追求虚无缥缈的“消业”“上层次”“圆满”等等,尤其是看了李洪志《转法轮》里讲的“人生病的根本原因在于业力,只有练功才能消除这种业力”,以及在《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》说的:“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,它不是病,是业力。”从此,她不再把腹部闷胀等当成病,完全相信“师父”的“消业”理论,不管身体有什么病痛,再也不看医生,更不打针吃药。

由于何小丽把时间都用在“学法”练功上,渐渐地,与家人交流沟通少了,家庭琐事再也不放在心上了。丈夫时常劝告她,说她这个人性格单纯,知识面窄,容易上当受骗。她却认为丈夫是“常人”,“常人”说的话她怎么听得进去?为了积攒“功德”,她还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购买“法轮功”书籍送给别人。

正当何小丽热衷于练功,痴迷其中的时候,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,她思想上极端抵触。那时,在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进一步练功“消业”、提高“层次”,“圆满”升天“享福”。

到了2002年5月,何小丽仍然偷偷在家练功,还暗地里和功友们切磋练功体会,随同几个功友深夜悄悄外出散发一些“法轮功”资料。她认为如此这般,才能经受“师父”的考验,“师父”的“法身”才能保护她,“师父”才能帮她“消业”“净化身体”。可此时,她却时常感到四肢无力、全身麻木,有时还躺在床上呻吟,丈夫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为了不影响几十年的夫妻感情,丈夫并没有横加指责,却是心平气和地做她的思想工作,她却是针插不进、水泼不进,还反驳丈夫:“那是因为我的‘功力’还不够,还没‘上层次’。只要‘功力’到了,病会自然好。”丈夫见她如此顽固,实在是伤透了心,拿她没办法,只好动员了亲戚朋友同事来开导她,劝她迷途知返,好好过日子。然而处于痴迷状态的她早已麻木,坚信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”,对亲戚朋友的苦心规劝置若罔闻。

何小丽对“师父”如此虔诚,如此“精进”地修炼,可身体的“业力”照样一天天增加,病情越来越严重。2004年5月初,她发现自己的腹部出现了肿块,日渐变大,身体也消瘦下来。家人劝她有病看医生,但劝归劝,却也无济于事,何小丽坚信通过自己刻苦的修炼,肿块就会自然消失,达到无病状态。

2005年3月下旬的一天,何小丽突然感到腹部疼痛难忍,几天下来很少进食。丈夫劝她到医院去做全面检查,她却坚决不同意,还对丈夫说:“只要自己坚持练功腹部疼痛很快就会好的,根本不需要去医院。”实在疼得支撑不住了,就在床上躺会儿,默念“师父”的“经文”。就这样,何小丽强忍着疼痛,对治疗一拖再拖,等待着“师父”为她“消业”祛病。

随着迁延日久,何小丽腹部疼痛更加频繁。到了2005年10月上旬,她腹部疼痛实在难以忍受,丈夫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立即叫来了儿女,孩子们看到她病恹恹的样子,背起她就往医院赶,她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放下我,有师父的‘法身’保护,不会有事的。”经医生诊断,她患的是卵巢囊肿,如不及时切除,就会危及生命。全家人流着眼泪好说歹说,才让医生为她做了卵巢囊肿切除手术,在医生的精心护理下,她的妇科病得到了全面治愈。

这次手术,使何小丽彻底醒悟过来。现实带给她的深刻教训,当地反邪教志愿者的真诚帮扶,她终于明白了“法轮功”的什么“消业”祛病、什么“上层次”、什么“圆满成佛”全都是骗人的谎言。

想想当初,何小丽实在是后悔不已!现在,她和家人又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口述:何小丽 整理:徐东升